主页 > 房产实事 >尖石教育系列6:推政策 部落与都会不同调(转载自台湾立报吕 >

尖石教育系列6:推政策 部落与都会不同调(转载自台湾立报吕

  尖石教育系列6:推政策 部落与都会不同调(转载自台湾立报吕  


  族语在部落中难以推动的状况,在国小阶段的学生与家长身上,同样也可以看到。家住在新竹尖石前山水田部落的泰雅族原运前辈云力思观察,族人对于自己的文化和语言,存在着一种矛盾的心态。


  云力思说,部落里的长辈、年轻的父母们,在成长过程中所遭受的,都是主流社会对于原住民文化的打压与伤害。但到了现在,有许多原住民族人在社会中成为被主流价值观肯定的一群,自然会反过来为自己的文化与传统复振、大力推动。可是那样的动能,未必可以到达族人心中。
 

努力变成「都会人」


  「大家都在这过程里被伤害,于是看不见宝藏就在自己的土地上,反而要向外追求。」云力思说,无论是歌曲也好、族语也好,还有打鼓、舞蹈,各种知识技能,在部落都会看到族人们花钱送孩子去外地补习,把自己变成「不是泰雅族的人」。


  所以部落的孩子不说族语,在学校里面努力练习中、英文;部落的孩子不再唱泰雅族歌曲,大家的手机里面播放的、彼此练习的,都是「星光帮路线」。云力思说,有的孩子希望去参加比赛赚钱,但为的只是追求物质,扮演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。


不敌现实 文化被分离


尖石教育系列6:推政策 部落与都会不同调(转载自台湾立报吕


  云力思在新乐国小担任族语音乐老师,教孩子们唱母语歌曲。但很多孩子受到家长影响,会直接跟老师说「我没兴趣」,家长也会表达出「课业重要」的意思,要孩子参与课辅到晚间8点。云力思很感叹地说,族人为了考好学校、求取公职,无心深思族群与自身的密不可分:「有时候实在会教到心在淌血。」


  日前才在自家门口举办族语音乐会与说故事活动,云力思说,邀请部落长辈和小朋友一起来,请学族语的学生用族语献唱,并且告诉大家关于自己家族的故事。「以前在部落,文化就是生活,不是分开的两件事。」云力思希望,能在孩子的心中带进族群的概念,让孩子意识到自己是泰雅族人,必须关心自己的部落、语言、传统和土地。


 
■部落族人对于自己的文化充满矛盾,但也有不少人愿意为了保留语言而努力着。图为马里光部落幼儿照顾中心,在这里,老师教导族语歌谣,要让孩子从小开始习惯说自己的母语。(图文/吕淑姮)


应用当地视角看问题


  曾经在新竹尖石国中、横山国中任教的邹宗翰说,以汉人教师进入部落这样的观点来看,「必需要真正和族人朝夕相处,才能从部落内外发现不同族群的观点差异」。他说,即使在同一个尖石乡,属于同是泰雅族的前、后山,学生与家庭面临的问题都不太一样。


  他也认为,原住民菁英极力推动的政策,大方向上来说也许是族人们迫切需要的,但与汉人推动的政策一样,进入部落之后,都要用部落的语言来落实,才能真正收效,否则只是会造成彼此的误会,也看不到任何实质效果。「在部落,父母仍然普遍认为高学历者才令人尊敬。」邹宗翰说。


发声团体也搞错对象


  另外一例,侵犯族人权利者自是极力隐瞒,然而外部环保或原住民团体为部落发声却也未进入部落。邹宗翰说,尖石的比麟水库,虽然大家都反对,但族人却抱持悲观态度:「政府要盖,我们能怎幺办?」邹宗翰观察,很少有人进入部落,和族人好好沟通,甚至还偶有团体搞错邀请对象,让族人感到不满。


  邹宗翰说,至善基金会在尖石国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主要是陪伴学生,让学生不至于有太多「空窗期」,因为能出问题的多半就是那些空档时间。「用平实的语言和学生聊未来,学生都能听进去,也都会在日后多想一想。」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