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医药新闻 >从世运到听奥 永不缺席的天灯 >

从世运到听奥 永不缺席的天灯

 文/张杨乾(台达基金会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编)

 短短两个月内,台湾连着举办了两场国际赛事;南北两大城市,各自在世运与听奥的开幕与闭幕式上,激荡出本土文化的创意。

 姑且不论哪边的表演比较精采,两边的表演仪式,都选择了在主场馆上放烟火。此外,两方的创意发想,也都为彰显台湾的本土文化,将天灯的意像融入在其中,并都捨弃用火的传统。

近年来,施放天灯祈福,逐渐成为台湾大型活动的固定戏码,一团团火球升上夜空,似乎有将活动拉至高潮的效果。而台湾最具传统的平溪元宵天灯,这十年来也转化成国际观光盛事,今年光在元宵节那晚平溪就挤进约七万人,并施放了近两千盏天灯(*1)。

天灯传统 正面临防灾挑战
 台湾并不是全球唯一会放天灯的地方,包括像是泰国的清迈、日本的秋田县、中国大陆的傜族及壮族等,也都有放天灯的传统。但是,就在台湾许多的大型活动,开始选用放天灯彰显本土文化的同时,国际上却开始有股反天灯的浪潮,或许也值得台湾人参考。

 以泰国来说,清迈的水灯节(Loi Krathong Festival)每年虽带来大笔观光收益,但历年因天灯所引起的大大小小火灾,也让消防人员是疲于奔命。清迈的自治区政府,为了保障民众生命财产的安全,自去年年底开始,决定在节庆前几日取缔公开贩售天灯的行为(*2)。

 而许多习俗与华人相去不远的越南,其总理阮晋勇(Nguyen Tan Dung)七月时更是签署了一道法令,宣誓越南共和国自今年九月中起,将全面禁止燃放天灯。这是因为越南今年以来已有二十多起森林大火,被发现是与燃放天灯有关,因此政府决定吸取教训,全面禁止天灯的燃放(*3)。

 此外在今年初,在德国北莱茵西伐利亚州(North Rhine Westphalia),更有一个十岁的小男孩,死于一场因为天灯所导致的火灾。也因为这个案例,现已有三个德国地方州政府,明令禁止民众燃放天灯(*4)。

 随着森林大火因受到暖化的影响,发生的频率愈来愈频繁的现在,三不五时就施放一盏可以飞行近五十公里的火种,的确不是个很好的气候调适作为。除此之外,天灯在燃烧后所留下铁圈,也成为部份农民抗议的重点。

英国农场主人 担心动物误食天灯
 以英国为例,他们虽然没有元宵节放天灯的习俗,但自2002年为纪念峇里恐怖攻击罹难者,民间将放天灯的习惯就引进到英国之后,包括像是婚礼筹备业者、生日宴会业者等,就开始引进商业化的天灯,帮委託人打造具有亚洲风情的宴会场合。

 英国的天灯每盏要价约150元台币(约3镑),有些业者并强调他们的商品除了铁架之外,都是百分之百可在自然界裏分解,网页上也强调灯体是採用回收无酸纸製成,对地球来说负担并不大。然而,像英国有座专门办婚礼的农场 Heaton House Farm,就因为农场主人Mick Heath担心天灯烧完后剩下的铁圈,恐将会被农场动物所误食,因此拒绝新人用这个方式表达爱意(*5)。

施放天灯 似该适可而止
 许多民俗活动,固然有它的时代意义,但当它转变为商业化活动之后,或许就该评估它对环境的伤害。以十分的天灯为例,过去是为了通知躲土匪的村民,家裏已经安全人可以回来了,然后逐渐演变为向上苍祈福的工具。但当每年施放天灯的个数愈来愈多,环境的负担必然是跟着增加,所带来的公共安全疑虑也就更深。

 我过去也曾在元宵节放过天灯,但这几年愈放心裏是愈挣扎;而现在看着体育场上冉冉上昇不用火的科技天灯,虽然更安全些,但仍可能带来污染。希望天灯在台湾,仍能停留在民俗活动的层次,不让商业化的天灯,成为公共安全与气候灾难的不稳定因子(*6)。

关于作者
从世运到听奥 永不缺席的天灯 张杨乾,六年级生,曾任报社记者、大学研究助理。几年前在看到我国友邦吐瓦鲁被海水盖过去的照片后,毅然决定飞到欧洲去学全球暖化。现任台达电子文教基金会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编,所撰《低碳生活的24堂课》正在各大书店销售中。

相关推荐